Saturday, January 24, 2009

Balik kampung..

Do you fell the cold dim wind?
if me, i no fell it this year, since it was raining everyday...the wind is call Chinese New Year Wind, chun fen.
Yeah...shorted the story, i m going back to Kudat.

Happy Chinese New Year to all my friends..

Thursday, January 22, 2009

BIS的考场

考场里得气氛沉重,很安静。只听见自己得呼吸,比在考卷上滑动的声音。
实着细听自己得心跳,没声音。原来心跳生没那么洪亮,只是我小题大做而已。
眼前得难题,都决定我的前途。

Oh my god!天的!面对Businees information system题目,实在哭笑不得,很想骂出题目得讲师,但为了我一向来的风度,加上必须尊重这神圣得考场,把念头收回了(其实只不过是不想在百多个人面前被老师赶出去)
商业通讯电脑课问题就像最先进得电脑病毒攻击我,不把我的头脑损坏就不退,我忘记了解毒和抗毒的秘方了,命运就这样决定我必须中毒吗?

镜头转到其他战友,他们脸上写着:tolong,help, sos...救命。他们也忘记抗毒的药方了。
隔壁的Kenny已经中毒了,他等着一秘一秘痛苦的过,前面得cloudia东张西望,我很想对她说:不要返回头,快看你得卷子...
半个小时过去了,意料之中,kenny是第一个中毒而退下的...
接着一个一个的给病毒攻到..
一个小时过去了,已经1/4的人不在考场了,一路来,电脑课很强得小鸟也出去了。她抗毒成功还是???
徒弟abner也出去了,跟在他后头的有傻傻得耳环和嘉欣。篮球州手也迫不及待的交卷子,珊表妹已经missing in action了。

而我呢,已经用了第二本得答案卷了,但里面写的是什么,心里有数,明明读到的东西,却怎么写也写不出,还好记得ad hoc report.

背后的charlote 已经准备交卷....她退出抗议病毒的战斗。 三点十五分,在我十一点钟得kelvin站起来了,慢慢一步一步得跑出考场了,人数已经一半出去了。Calvan已经在他的答案卷上涂鸦画画。

时间到,我意志很强,我坚持到地(有面子得说)。真真的只是我无灵身体在那里坚持,心灵已经给考题摧毁了,不见人影。
我已经准备重考,但事情得怪的就在这里,全部人都说要准备重考。是我们没读书还是?

Monday, January 12, 2009

哎,又是考试!

唉....
考试快到了,怎么真个人昏昏沉沉地~
不知为何总是很容易觉。得很累,自己知道不是身体得累,而是脑子像就在逃避一些不必要的烦恼。
看着永远像山一样高的书本。读不完得课文,背不完得方程式,写不完得习题...
如果压力是推动力,那么它是推向成功边界,还是推向死忙边界?
有点怀疑读书得意义是什么? 为了前途,还是为了面临像坦克车接撞而来得考试?
学生带着成绩,拿着号码牌,是好是差,自己对号入座,一直不断地努力爬,却忘了越高,就跌得越伤。
又不能停留在原地打转,偷偷呼一口气,就会被时间抛得很远很远。
到了这个地步,是没有选择方向得力量,所以没有逃离得理由。
只能任由这现实得时代,文凭时代,按步就班的完成下一半的人生剧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