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rch 30, 2009

赢了,我们赢了

也许只是普普通通的友谊赛,但我们抱住了学校的名誉。
我们打败Inti College, 分数是 52-37。
这场比赛很激烈,很紧张,因为前三界分数只差两分,不是我们领先,就是Inti,。
到了第四节, 应该是我校的州手们经验丰富,把比赛控制了, 打出一波12 比二的成绩。

最高兴的是,得到最多分的是重来我们没把他放在眼里的国明,曾经是学联州手的他,来到学院的他表现和州手的名誉是差强人意的,只有高度(190cm), 但没有其他好点得他,平时的他只能的两三分,而且有豆腐佬的名字的他,当天他发挥了,得到全场最多分的19分(第一节已经的到九分),而且控制到很多篮板。 把marc, taliban,和嘉力这几位现任州手们不能发挥的危险情况控着了。国明:是不是ah dip(马来西亚联赛其中一只球队的球员和沙巴州手)不在,所以你发挥了?

我们赢了。对我们赢了。我们把学校的名抱住了。

经典的是不是比赛,而是比赛过后竟然inti 11号突然跑过来想和嘉力吵架。比赛当时11号推倒嘉力,嘉力不知和他说了什么, 11号竟然这样说到: 你讲什么,不要给我在亚庇给我看到你!
哇!哇! Inti 有这样的流氓,不错哦,丢inti 的脸。 而且11号都不知何方的人,竟然想跟一位州手吵架,竟然Inti有那么没有体育精神的人。不错!不错!
还好,他给人家拦着了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Friday, March 27, 2009

七仔的快速


希望我的速度能带给队友一些帮助
希望我能助攻的漂亮,
希望明天我们能赢。
加油拉曼学院篮球队!

七号矮仔

Monday, March 23, 2009

一位老师的祝福


带着眼镜是老师
三年前,我称他为老师,当时他还是大学生,我们是在友谊花开棍达山营认识得,而就这样我们的友谊线连接了,
今天的他已经是真正的老师了,现在在沙吧内陆Menumbok一间中学教书。
昨天和他传了短信,没想到老师还记得我,而且每一封短信都是祝福,他给我很多深造的建议,他说到在怎样的苦都要读书。
最感动的是,他还问友谊花开的动静,但遗憾的是,我很久没会去了很难告诉他。而且老师有个想法,他想带他的学校参与友谊花开,特别的是他的学校是唯一一间有华文班的,而他就是那个独一无二教华文的老师。
建洁老师,谢谢你一路来的关心,我会好好努力的

Thursday, March 19, 2009

4000 个人

部落已经到了4000个人,第4000各读者,你是谁?

Wednesday, March 11, 2009

今天,吵吵

不知怎样的开口,只知道很不爽,想把他消除掉。
上课时,为什么那么吵?
为什么你和我们坐在一排?
我们已经远离你了,你已经不受我们欢迎,还有脸坐在我们这里,
你不知我们是那么的讨厌你吗,你这个所谓的狡猾人,自私人之最。

今天,你不想听课,就不要来学校,而且还带动隔壁的她说话,明知ah teng已经讲话那么大声,在加你的声音,就像两个wooffer在那里吵,boom boom的不停。

我祝你下学期看不到你,祝你failed多多,上不到下一年。
希望我的愿望成真.

Thursday, March 5, 2009

心情,奇怪的心情

前两天是成绩放榜的日子,看到成绩过后,是一瞬间的跳跃心情,有点不满意,为什么还有一个c-,不及格,但高兴的是BIS竟然拿到B+,差点就拿到A了,没想到那么难的课,能拿到那么ok的分,为什么qs是B,Macro已经知道是及格的c了,明显的我没有A,不是我要的成绩。

那一瞬间的困合心情让我迷惘,成绩中等的,那么什么,但我生活到底为了什么?

后来,我好像是没什么困扰的,却好像有东西在困扰着我,没有不开心,可是也没有开心的,没有失去,也没有得到什么。
就觉得常常这样过,到底是在干吗?
常常讨厌自己的不置与糟糕,还有讨厌自己的模糊,更讨厌自己无病呻吟。

日子过了,好像没什么,我一直在听自己的脚步声,觉得每一步是莫名其妙的。
我还是一直不断重复,在同样地方,想着想着。
我需要自己向前走的理由,等我拿到我的Diploma了,就从自己喜欢的事业从新再来.

Monday, March 2, 2009

画,设计,再设计。

最近,假期没什么东西做,所以就从朋友那里拿到一个任务,为学校基督教徒社团设计Logo,起初是用手画,以为能交货了,那知,要上颜色,但我不会图。哈哈。
只好想办法,用电脑设计,可是我又不会。想着,想着,人忠实要学习,那就给我自己一个突破,用电脑设计。
可是我没有人家有的photoshop,只好试看corel draw。过程中,让我学习到怎样用corel draw了,而且也做也拖入。做了四天,最好的作品出来了



用手画
最初的作品

第二个
第三个,别选中的那个,就慢慢的改

tada,可以交上去了

这是遗憾的,没做完,放弃了.